鑫融基.金融研究院:解困普惠金融,以“普渡”眾生

2019年11月26日 10:46:18  來源:中網資訊財經
 

  2019年10月底,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上強調,要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中國人民銀行在學習貫徹這一精神時提出:建設普惠性金融體系是2020年的重點工作之一。

  要理解其要義,要體會其道遠,須從歷史談起。

  一、中國金融的“普惠”簡史

  “普惠”之義在于讓盡可能多的人受益,而資金本身的趨利性就意味著金融供給與“普惠”的金融是相向而行的。

  早在20世紀90年代,為了支持“三農”建設,我國便開始了農村“小額聯保信貸”的嘗試,以及之后為了促進城市就業而開展的小額信貸公司試點工作,都體現了普惠金融的基本理念。

  2005年國際小額信貸年,聯合國提出了“普惠金融”的概念,不久便被引入國內,我國普惠金融也由此起航。

  2013年11月12日,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正式提出要“發展普惠金融,鼓勵金融創新”。此后幾乎每年都有相關新政出臺,大大推動了我國普惠金融的發展。

  2016年,G20第十一次峰會通過的《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成為全球普惠金融發展的里程碑。數字化為普惠金融插上了起飛的“翅膀”,也為我國普惠金融實現“彎道超車”提供了助力。

  普惠金融在國內的普及和發展,推動了我國扶貧助困工作的順利開展。可謂之:金融普惠似春雨,扶貧助困待發力。

  二、普惠金融:成績與困境

  普惠金融既是國家發展之需,也是經濟發展之義。它一開始就是為了滿足普羅大眾的金融需求而生。20多年來,它在我國的成長既有喝彩相伴,也有質疑不斷。

  1、“普惠”成效顯著

  《2019年中國普惠金融發展報告》中的數據顯示:

  2018年底,全國使用電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達82.39%,農村地區也超過了70%;截至2019年6月末,我國鄉鎮銀行業金融機構覆蓋率為95.65%,行政村基礎金融覆蓋率達到99.2%;2019年上半年,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為6.82%,較2018年全年平均利率下降0.58個百分點。

  普惠金融正推動著我國的金融供給實現移動化、便利化、實惠化。

  2、“普惠”誤區頗深

  當“普惠金融”成為市場熱詞、普惠型金融服務已進入千家萬戶時,仍有很多人對普惠金融一知半解,甚至存在嚴重的認識誤區。

  誤區一:普惠金融等于扶貧。

  首先,普惠金融是金融;其次,它的服務對象是有金融需求的個體,而不是需要財政救助的人。普惠金融是要建立在一定產業基礎之上,以實現其商業可持續。簡言之,普惠金融不僅要授人以“魚”,更要授人以“漁”。

  誤區二:普惠金融是公益性金融。

  發展普惠金融旨在將被傳統金融排斥的中小微企業及弱勢人群以可負擔的成本納入一個更具包容性的金融生態體系之中,而非公眾所片面理解到的實現既“普遍”又“實惠”的公益性金融。

  誤區三:普惠金融就是互聯網金融。

  實際上,互聯網金融僅僅是普惠金融的一種實現途徑,推動金融供給實現移動化和便利化。但是,高效便捷也并不是普惠金融的唯一目的,風險監管及道德約束等也是其需要考慮的因素。

  3、“普惠”問題叢生

  5月24日,某地區城商行因出現嚴重信用風險,被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接管,被接管前主體信用評級AA+。

  10月28日,某地區農商行原董事長因個人違法違紀問題被公安部門采取強制措施,事發后,網絡上謠言四起,引發該行網點出現擠兌,后又波及多個其他網點。

  ……

  各地區的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金融機構作為發展普惠金融的“排頭兵”,各類風險問題層出不窮,也暴露出普惠金融發展中的諸多問題。

  問題一:金融服務體系不健全。

  目前,我國初步形成了以商業銀行為主、多種金融機構并存的多元化普惠金融服務體系。由于大型金融機構的服務主要面向高端客戶,這些專業性不足、規范性較差的中小金融機構自然成為了發展普惠金融的“主力軍”,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普惠金融的發展。

  問題二:對中小金融機構的監管不到位。

  相較于大型金融機構來說,中小金融機構的抗風險能力較弱,其自身能力不足、技術相對落后也都成了風險隱患。隨著這些中小金融機構數量和種類不斷增長,其監管存在的“難管、管不著”等問題,更是為發生風險的“連鎖反應”埋下了“導火線”。

  問題三:金融機構的信用體系建設不完善。

  上述兩家問題銀行的信用評級等級一直以來粲然可觀,當前者的嚴重信用風險問題被披露、后者的12家參股公司成了老賴,一時輿論嘩然。由此暴露出的我國金融機構信用評級可信度差、信用評級機構專業性不足等問題,威脅著普惠金融的健康發展以及經濟社會的穩定。

  三、合力攻堅,普惠大眾

  對于金融供給者來說,發展普惠金融,既是符合其自身利益的可持續發展路徑,也是一份沉甸甸的社會責任。普惠型金融生態體系的建設,還需合各方之力,攻克“普惠”難關。

  1、政府揮好“指揮棒”

  普惠金融的發展須以市場為主導,但是它也離不開政府這個“總指揮”的引導。

  (1)從宏觀政策和基礎設施兩個方面細化頂層設計,在統籌規劃、均衡布局、組織協調、政策扶持、法律監管等方面做出系統性布局。

  (2)建立普惠型貸款風險補償基金、擔保基金,健全普惠金融體系的風險補償機制;同時,完善責任共擔機制,加強政策性擔保體系建設。

  2、多類金融機構“通力合作”

  普惠金融快速發展的五年來,各種新型業態主體紛紛涉足普惠金融領域,為普惠金融體系建設添磚加瓦。

  一方面,大型金融機構要充分利用其在資金實力、風險管控能力等方面的優勢,發揮其“領頭羊”的作用,以“增量、擴面、平價”為原則做深做細普惠金融;

  另一方面,小額貸款公司、村鎮銀行等中小金融機構要充分挖掘自身優勢,與大型金融機構形成互補,更好地為金融市場的邊緣化群體提供“普惠”金融服務。

  3、權威性信用評級構筑“人防工事”

  專業性、權威性的信用評級體系是普惠金融健康發展的第一道防線,只有讓老百姓信得過的金融機構,才能有人人參與的普惠型金融生態體系。

  (1)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將信用評級體系的各個環節都納入法律框架內,讓整個行業的參與者“有法可依”、“違法必究”。

  (2)在考慮我國基本國情的基礎上借鑒國際先進經驗,制定科學統一的信用評級指標和標準;同時,鼓勵民間資本成立信用評級機構,培育該領域內本土的專業性權威機構。

  4、完善監管體系保障“大后方”

  現代化信息技術對普惠金融的發展愈發重要,各類型的金融機構數量也與日俱增,由此帶來的潛在金融風險不斷積聚。

  (1)要積極借助金融科技,將其合理運用到風險防控的各個環節,建立一套與我國當前普惠金融體系相匹配的風險管控體系。

  (2)強化中小金融機構的名單制管理,監管部門要摸清管轄內各個機構的風險底數。在具體化解風險的政策措施和路徑上,既要遵循統一的監管規則,也要根據各金融機構風險的特點及成因,“量體裁衣”、“精準施策”。

  結束語:

  雨露滋潤禾苗壯,普惠金融路更長。

  中小企業要發展,金融體系須改觀。

  參考資料:

  1、《SBA:我國政府扶持中小企業的制度借鑒》. 沙里淘金財經觀察. 2019.4.15.

  2、《我國不缺金融機構,缺的是一個讓信用等于財富的體系》. 沙里淘金財經觀察. 2019.5.5.

  3、《當前我國信用評級機構的信用危機》. 沙里淘金財經觀察. 2019.6.18.

  4、《尷尬的農商行:股東會任命不了董事長》. 沙里淘金財經觀察. 2019.9.19.

  (客戶宣傳稿件,圖文均由客戶提供,僅供參考)

(責編:東 華)

推薦閱讀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yunying#cnwnews.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6
双色球定胆杀号 刮刮乐 快乐赛车开奖历史结 3g足球即时比分 福建体彩31选7开 德州麻将下载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网 彩票河北20选5走势图 体彩20选5 河南麻将游戏都有哪些 极速赛车游戏下载 山东体育*11选5 球探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