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吳某某開“綠燈”的人反而重用了

2019年10月11日 14:41:00  來源:深圳熱線
 

  文章來源:深圳熱線

  來源鏈接:http://qiye.szonline.net/redian/20191011/20191031945.html

  原標題:給吳小暉開“綠燈”的人反而重用了

  文章原文如下:

  這兩天,關于吳某某的執行裁定書,在網上流傳。雖然內容部分打碼,但是熟悉經濟信息和金融信息的朋友們也都知道,講的是安邦的那些事。具體裁定書流傳圖片如下:

  

圖片1.jpg

  

圖片2.jpg

  沒收的財產是105億,追繳的違法所得是752億4851萬元。有朋友問,為什么都執行了,卻看不見新聞?其實稍微想想也就明白了,這么大數額的贓款,新聞報出來,不知要被罵成什么樣。所以只能是不經意間的“流出”一些消息,以安民心,也算釋放出一些信號:目前來看,這個故事似乎要劃上了一個句號,塵埃落定了。

  然而,真的可以塵埃落定么?這個案子,吃瓜群眾熱議的是吳小暉被執行追繳沒收了合計857億4800多萬的財產,被判18年有期徒刑。但稍微有點頭腦的人自然會想到另外一個不能不讓人追問的問題,安邦及吳小暉違法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其通過出售并運用大量的合法、非法理財產品瘋狂投資資本市場,沖擊實體經濟,破壞金融業形象;瘋狂違規海外收購,私自非法將保險資金占為己有,給國家造成近千億損失,傷及了上千萬的群眾客戶。吳小暉罪有應得,然而為其非常規無限額的批復理財產品,并為其非法超額銷售理財產品大開綠燈、當“保護傘”的監管“內鬼”卻沒有任何的法律追究。

  從當時保監會的相關批復內容與時間及吳小暉的起訴書都可以清晰的推出以下幾點:1.安邦主要的理財產品批復,全部集中在某某任保監會財產保險監管部主任期間(2014年3月-2018年10月);2.某某給一共不超過十家保險公司批復過理財產品,給人保、平安、華泰等規范管理的公司,批復全部帶有明確的銷售額度,三家公司加起來只有760億元額度。而對行業公認的激進而管理混亂的安邦、天安公司只批復銷售時間,沒有額度限制。安邦可自由銷售一年時間,天安半年的時間,從相關政策等可以推出等于一次性給安邦批準了5000億左右的額度,是整個行業有額度公司總量的6倍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其中的“貓膩”;3.從吳小暉的起訴書更可以看出,即使在這樣不同凡響的照顧下,安邦仍然讓人瞠目的非法超規模銷售理財產品7238.62億元,等于在監管的眼皮底下借助所謂的保險產品明目張膽的實施了七千多億非法集資。在此期間,某某掌管的財產保險監管部竟然無端縱容,不采取任何的監管檢查手段制止處罰。

  去年銀保監會三定方案出爐之前,坊間的一個傳聞說,保監會原財產險部主任某某將出任更加重要的銀保監會公司治理部主任一職。從事后公開的三定方案來看,這個傳聞確實成真了,也讓人真很“懵圈”。在這里,就想問問相關部門:某某為什么給人保、平安這樣的大公司僅批幾百億的額度,而給安邦以沒有額度要求、實際幾千億的額度批復,比整個行業多出6倍多;為什么非法超額銷售七千多億后,在長達數年時間里,仍視而不見。如果我們假設以上兩點均不存在,安邦吳小暉怎么能出現如此嚴重的違法犯罪,國家怎么可能遭受上千億的損失。問題的嚴重程度是顯而易見的,監管部門的瀆職與失職是吳小暉違法犯罪的直接禍根。某某是否有腐敗問題不敢輕下結論,但構成失職瀆職罪是板上釘釘的。從司法的定性與實踐看,作為監管的直接責任人,司法部門追求其失職瀆職罪幾乎是必然的,最輕也應該是撤職、開除公職及嚴重的的黨紀處分。然而,作為全過程為吳小暉違法犯罪大開“綠燈”、充當“保護傘”的某某,不僅毫發無損,反而被再次重用。關于這件事情,在當初,幾乎所有相關業界、媒體都注意到了問題的蹊蹺。而這些報道,并沒有引起監管部門的重視。今天吳小暉執行裁定書的披露,一定會引起更大的反響。2016年的批復:

  

圖片3.jpg

  我們可以清晰的看見:這一批復,并沒有額度限制。在關于吳小暉判決的相關新聞里,我們可以看見吳小暉超出額度銷售的字樣,具體如圖:

  

圖片4.jpg

  從判決書來看,一切都是吳小暉的錯。只是,還有一件事情,被法庭忽略了,那就是:批復的過錯與監管的失職瀆職也根本沒有另案處理的說法。相關的媒體記錄信息來源:

  

圖片5.jpg

  

圖片6.jpg

  

圖片7.jpg

  

圖片8.jpg

  批復沒有提及銷售額度,這本就不是正常的批復。如果說沒有人關注,或許并不是審批的問題。然而事實上,從當時的報道來看:無論是金融同業,還是社會各界人士都注意并直接點出了這個問題。可當時接下來的事實是,安邦在這樣荒唐批復的基礎上,再次非法超額銷售了7000多億,涉及百姓1000多萬人。如果諸位以為這些都是從2016年開始的,那就錯了。因為,早在2014年,就有類似的批復:

  

圖片9.jpg

  2014年3月,某某剛好開始在保監會財產保險監管部任主任,2014年11月就給出了無限額延續銷售的批復,這是某某在保險理財產品監管批復上的重大創新。

  司法部門追究吳小暉的法律責任是完全正確的。我們也暫且不知道項俊波涉及不涉及安邦理財產品的批復及縱容非法超額銷售問題,即便是涉及,按照法律的界定,直接責任人也脫不了干系。然而到目前為止,全社會都沒有看見追究直接監管責任人的法律紀律責任,大家看見的是直接責任人被提拔重用。

  一個公務員出席一次不當的宴會都可能受到紀律處分,而一個嚴重失職瀆職,知法犯法,充當金融亂象推手的監管者不被法紀追究還被重用,實實在在的講——在十九大之后還能出現這種事情,真的實在讓人無法接受。來源:http://qiye.szonline.net/redian/20191011/20191031945.html

(責編:東 華)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yunying#cnwnews.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6
双色球定胆杀号 网上玩广东11选5 世界杯比分1 四川德州麻将 浙江快乐彩11选5 球探比分app官方下载 十五选五超长版走势图 qq麻将好友房外挂 3d独胆专家预测 世界杯彩票比分倍率 双色下期预测号码推荐 刮刮乐 河南杠次麻将单机